资讯  >  频道  >  正文

不说话,也不离婚,这对夫妻戳痛了千万人!

关于婚姻,我和我家领导有三个共识:

第一、拥有仪式感,能为彼此带来新鲜感,

第二、保持亲密,能让婚姻拥有激情,

第三、互相扶持,共同成长。

我们并不觉得好的婚姻,是顺其自然就能成的。

不好的婚姻,将就过。而好的婚姻,需要我们很讲究地过。

——凯叔

作者 | 安苏

恋爱与婚姻的区别是什么?

《完美陌生人》有段一针见血的对话:

你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她了呢?

如果你每天都要和她说上30分钟的话,那就是爱上她了。

那要是60分钟呢?那就是爱死她了。

之后你们不再交谈,那说明你结婚了。

如果这样的变化真的存在,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沉默,是婚姻里的最大杀手

童话故事的结尾都会有这一句话:

“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沈可尚却发现自己的童话婚姻似乎并不是如此。

婚前,他经常与妻子彻夜谈心,可婚后,他却觉得婚姻生活无聊又疏离,完全脱离了他预期的轨道。

“我们的谈话内容变成了柴米油盐,一下子从二人世界,变成了两个家庭的世界。”

他好奇别人的婚姻是否也是如此?

于是,他找了8对“嫁给了爱情”的夫妻,用了7年制作了纪录片《幸福定格》,探寻婚姻对夫妻的意义。

尼采说过:

“婚姻生活犹如长期对话,当你决定走进婚姻时,你要考虑好,你们能否谈笑风生地走到最后。”

纪录片里一位妻子问丈夫:“你每天和我讲话有超过一个小时吗?”

丈夫看着她笑了笑,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又回复:

“你都是一直对着手机,你也不会对我讲话啊。”

纪录片导演沈可尚认为,家中最重要的一个家具便是客厅里的长沙发,夫妻两人能坐下来聊一聊,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可现实中的沙发,几乎没有发挥它的作用。

往往是你坐在一端,我坐在另一端,距离明明很近,却像是远隔天涯。

他总结到:

很少有夫妻在婚后有长期对话,更多的夫妻患上了“婚姻失语症”。

曾有一项调查显示:1/4的夫妻每天交谈时间不足10分钟。

电视剧《如果岁月可回头》中,蓝天愚和妻子上官慧也是如此。

结婚多年,对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上官慧向丈夫哭诉:

“你每天一回到家,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卫生间。明明两个人的家,可我感觉永远都是我一个人。”

为了不再让自己处于抱怨中,上官慧提出离婚。

于是,心理学中的“破坏性反应”再次升级:

既然你理解不了我,那我就收回对你的期待。

既然你不在意我,那我就离你远一点。

既然有你和没你一样,那我就当你是空气。

而蓝天愚一脸疑惑,不明白哪里出现了差错。

这或许是某类夫妻的互动模式:

即便知道沉默伤害婚姻,可这段婚姻里出现最多的,也是沉默。

“我想把你变成我想要的那个样子”

“我明明要用车子,你却把我车子开走。

于是,我要一个人骑车子去北美馆,下雨天再骑回来,你常常做这种在扯我后腿的事。”

记录片中,一位妻子抱怨丈夫变了:明明婚前觉得对方温暖体贴,婚后却如同换了一个人。

这就是对另一方的“幻想破灭”。

当恋爱初期的晕轮效应开始消失,真实的相处便开始到来。

所以,Ta们变得愤怒、委屈、甚至感到被欺骗。

电视剧《大江大河》里宋运辉和程开颜的结局,令网友们唏嘘不已。

恋爱时,他亲切地喊她小猫。

她害羞地依偎在他肩头,两人一起绘制美好蓝图。

但婚后,两人总是争吵不断,互相伤害,最终走到了离婚的暗淡结局。

大多数婚姻便“死”于这个阶段。

当恋爱时的激情、甜蜜不断被一地鸡毛的生活琐事覆盖,对彼此的幻想也就逐渐破灭。

也有的婚姻挫败,不来自于真实生活的冲击,而是来自于改造。

电视剧《父母爱情》中,安杰的梦中情人并不是江德福这样的大老粗,而是能与她谈论小说散文的文化人。

所以嫁给江德福之后,便给他制定了一系列要求:

每天洗手洗澡,不能吸烟,吃饭不能吧唧嘴......

一开始,江德福源于对安杰的爱,还是接受了,但之后两人为此多次争吵。

从“看见真实的对方”到“想要改造对方”,都是婚姻变质的原因。

当对方要强制改变一个人时,那个被改造的人往往感到自尊心受挫,便会激活自己的反抗机制。

于是,争吵便成为了生活的常态。

从“我”到“我们”,婚姻

需要破除哪些执念?

《幸福定格》纪录片里,一位妻子因为远嫁,不仅不能时常看望父母,还要时刻陪伴公婆,不平等的待遇让她既自责又委屈:

“就算我妈妈生病在家半个月,我也顶多打个电话,我没有办法回去照顾她,可是你妈生个小病,我们就要过去看看她......”

可丈夫却说:

“我是男生,我要顾的东西很多。”

这个丈夫希望妻子承担家庭责任,做好妻子和儿媳妇的角色,却忽略了妻子作为女儿的身份。

婚姻里,“我们”这个概念是非常重要的。

当说出的每一个“我”,开始变成了“我们”,夫妻关系才能日益稳固。

而如何成为“我们”,是需要两人共同努力的。

一位承受巨大生活压力的丈夫,某次与妻子争吵时,忍不住摔了一把椅子。

但妻子并没有愤怒或反击,而是静静等待他冷静下来,她说:

“在那0.1秒发怒、失控的你,并不是在对我发怒,只是在找寻一种方法向我Cry For Help。”

她看见了他。

“看见”在婚姻里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词。

它既代表了自己人格的独立,不会受他人的影响。

也能给对方带去慰藉,让Ta意识到“被看见”是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感受。

当争吵、抱怨成为生活的常态时,不妨去思考对方真正要表达的内容:

是家务活太多繁杂?还是工作上遇到了困难,或者是需要你的关注?

看清对方内心真实的需求,理解体谅对方,感情才不会日渐降温。

朋友林子和大伟都是30岁出头才结婚。

他们早已学习了如何独立生活,所以,要如何放弃早已经习惯的生活模式,去适应对方的节奏,反而成了婚姻争吵的导火索。

“我就是我自己”,大伟在争吵时,坚忍地做出声明。

林子的眼睛立刻地向下看,她有着很明显的失望。

随后,两个人彼此对视,看起来都在等待另一个给出一些空间。

最后,大伟说:

“你是想说,让我放弃一些独自的活动会让我们关系更紧密吗?”

林子眼泪掉了下来,因为她被他“看到了”。

《圣经》里说,从“我”到“我们”是一种荣耀。

“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

在体会到这个意义之前,我们必须放弃我们一些自己的独立个性。

电视剧《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辉和程开颜之所以走不到最后,最大的原因是程开颜坚持以自己的方式去维系感情。

她猜忌丈夫身边出现的每一个女性,从冯工到梁思申,再到单亲妈妈陶医生...

每一次质问,都是对宋运辉生活的打扰,对俩人感情的一次摧毁。

直至宋运辉忍无可忍,彻底对程开颜失去信心。

忍不住用自己的方式质问、打扰对方,无非是一种自我的执着。

从“我”过渡到“我们”会启发我们,思考那些旧的、自私的模式。

从“我”过渡到“我们”也是一次机会,可以从中看到“懂得松绑”是怎样为这段关系助力的。

最好的夫妻关系:

我们“争吵”,因为我们相爱

知乎上有个问题:你见过最好的夫妻关系是什么样的?

最高赞的回答是:

恋爱3年,结婚7年,仍保持着每天聊天的习惯。

这让我想起纪录片《幸福定格》拍摄途中,沈可尚担心撕开的伤口会让夫妻们渐行渐远。

但令人意外的是,八对夫妻没有一对离婚。

即使每次聊天都是抽筋扒皮般的疼痛,但只有将腐肉露出,才有治愈的可能。

当两人的爱足够承受对方说真话时,幸福婚姻的种子便悄然发了芽。

还是回到了一个简单的真理:

幸福的婚姻生活,从来不是去证明自己比对方厉害,不是我变得如何如何好。

而是两人一起披荆斩棘,赢得“更好的我们”的童话故事。

如同沈可尚介绍《幸福定格》时说的那般:

“婚姻的珍贵是在无数次濒临分离危机时,我们仍选择不分开。

或许这样的幸福永远都存在于追寻的过程,没有终点,更无法定格。”

—— End ——

作者:安苏,普普通通的早教老师一枚,喜欢用文字表达生活。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推荐
热门推荐
×x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