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第一次带男/女朋友回家过年,爸妈在想些什么?

对于单身青年男女来说,每年的春节都是催婚的修罗场;但对于有伴侣的人,春节期间要不要带另一半回家过年则是另一个难题。双方收入多少、如何处理两家人的关系、另一半是否满足自己父母的期待,这些原本就很敏感的问题在春节期间变得更容易引发矛盾。

其实,感到紧张的不止是带另一半回家过年的儿女,在家里翘首以盼的父母们心中同样忐忑不安。我们采访了其中的四位,听听他们怎么说:

我女儿第一次带女婿(当时还是男朋友)回家过年是2014年。那时候其实他们已经谈了几年恋爱了,但是我老公嫌弃那个男孩长得不好看,条件也一般,总觉得我女儿可以找到更好的。他一直都很宠女儿,所以就不太同意这门婚事,总觉得“自己精心培育的小白菜被猪拱了”。我之前见过几次那个男孩,印象还不错,就让女儿初二把他带回来吃饭,因为当天我老公要出门见朋友,正好不在家。

那天正好我娘家一起吃团年饭,我妈妈、姐姐、妹妹都来家里,正好想见一见这个男生,我也早起去买了很多菜。临近中午的时候,女儿带着男朋友回家了,他带了很多水果,还给我准备了一个新年红包。

吃饭的整个过程还是挺愉快的,不过中途我姐姐一直问他各种问题,比如“父母是做什么的”、“收入多少”。我觉得挺尴尬的,毕竟这些问题我女儿了解就行了,我们要问也可以私下来问,饭桌上还是聊些轻松的话题比较好,所以我中途打断了姐姐好几次,让她别问了。

虽然以前也见过几面,但正式和准女婿坐下来像一家人一样吃饭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和家里的亲戚一起。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男孩子非常孝顺,吃饭的时候一直给我妈妈夹菜,吃完之后把她扶到沙发上休息,之后还一直陪她聊天。这点我挺惊喜的,后来我问她们怎么看这个男孩,我妈妈和姐妹基本都觉得他是一个很孝顺也很靠谱的人。

吃饭的过程中他表现得也很得体,基本对我们的问题是有问必答。不过我后来发现,和真正成为一家人以后的状态相比,他那天其实超级紧张。当然,我那天也挺紧张的,担心自己说错话。

正式见了真人并且得到了别的亲戚的认同,我也就决定帮我女儿来说服我老公,毕竟结婚还是需要他同意嘛。我老公知道我们大过年的背着他组织饭局非常生气,觉得自己被忽视了,我们组局骗他,跟我说“我永远不会同意这门婚事”。我老公自尊心一直都比较强,我也理解他会不高兴,不过我和他生活了这么多年,当然也有办法治他。

一方面我先骂了他一顿,告诉他女儿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他的喜好是其次;另一方面,我也照顾他的面子,告诉他我们只是事先考察一下,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他手上。这么“恩威并施”了三个月之后,我老公终于松口了,正式见了那个男生一面,也同意了这门婚事。

现在我女儿已经结婚五年了,也有了孩子。女婿还是像刚结婚一样对她很好,对我们也十分孝顺,我觉得那年我没有看错人。

我其实知道我女儿喜欢女生,而且知道这件事很久了。

她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被老师叫到学校,旁敲侧击地说我女儿跟同学关系有点过分亲密,我心想着不就是早恋吗,现在小孩早恋不算什么。结果人一说是女的。

刚开始肯定以为就是学校里关系好的小姐妹而已,我女儿确实一直很受同性欢迎的。但老师那么明示暗示了,难免不多想。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她跟我坦白说了一次,说自己喜欢女孩儿。

当时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也不能说天塌了的感觉,就是捅破了窗户纸吧,她明知道你知道,你也知道她知道你知道,但之前大家都不说,就相安无事。

可能因为是单亲家庭的缘故,我女儿从小就比较有主见,我也一直很支持她做任何事,所以她说了之后我根本也没有激烈反对的空间,但也就是默默的拒绝吧。

之前几年女儿想带她对象来过年,我都找借口给拒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想想都觉得很奇怪。

后来也是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身边有一个熟人因为意外去世了,心态到底是有转折,觉得以前很多不能接受的东西现在都能接受了。

之后我女儿说要带对象来家里过年的时候我就同意了。

吃饭的时候是她们二人加上我再加上我妈。我妈是不知道的,对她我们就说这是女儿的同学,过年没回家就来我们这了。

虽说是孩子对象,但我的心情就好像是她同学来了,就跟她小时候请朋友来玩一样,平常心对待,真要我像对孩子对象那样我也奇怪。但那个女孩子来的时候,我又忍不住老看她。就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寻常的女孩子,走在路上我完全不会觉得这个女孩也喜欢女生。

那顿饭吃得又和谐又神奇。就是一桌女人,聊得其乐融融,但我感觉自己一下在桌上觥筹交错,一下又恍恍惚惚的。

有个插曲是她外婆不知道女儿情况,还在桌上催婚,说现在的女孩子都一点不着急,其实个人问题很重要云云,让两个小孩都多抓紧。

那顿饭氛围其实不错,但什么滋味我确实是想不起来了。就记得女儿真的很开心,我很久没见她这么开心过了。

到了初二女孩就回家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跟家里说的,我也没问。

但吃了那顿饭之后,我终于跟女儿严肃长谈了一次,未来她们打算怎么办,怎么在一起,要不要孩子,孩子怎么办。一件一件都是我觉得对她们来说困难又重要的问题。

我女儿反而很轻松,觉得这些都不重要,说走一步看一步。

“办法总比困难多”,她是这么说的。

后来我也没跟那个女生再见面,说起来到底还是有点尴尬吧,我也几乎没有主动问过她们的事。不管有什么情况,都还是等女儿主动告诉我吧。

在女婿第一次上门过年之前,我其实一直是反对他们的恋爱关系的。

我女儿跟他是研究生同学,都是一线城市985的,除了这个学历,我对这个小伙子可以说是方方面面不满意:

外貌不行。不是说长相,是身高不行;我女儿一米六,女婿说是一米七,但其实真看着也就一米六五左右。现在的小孩真的不要太高了哦,他俩以后生的孩子,很难说在身高线就输在起跑线上了。

更让我难受的还是他的家庭条件。我们当父母的不求女儿能大富大贵,但嫁人怎么也要门当户对呀,结果你看,摆在台面上说我们两家相同点还蛮多的:

家里都是两个小孩,也都是农村的。但是我们农村条件可谓天壤地别;

一个是家家户户独栋楼的新农村,一个是荒郊野岭、生病都要开车开三十分钟才有药店的农村。他们那里还比较传统,过年肯定要回男方家里过的,哎呀想到女儿要吃苦我就难受,我是宁可她嫁给我们同村知根知底的小伙子。

个人能力也没有特别突出的。我们家两个女儿都是高学历,女儿本身压力也小一点,我们虽然是农民但一年也能赚几十万;更别说我女儿赚的钱比他还要多一些。他们家两个儿子,本身压力就大,他因为各种原因还要赡养他家残疾的亲戚,这个负担是真的重。

俩人还在一线城市,那房价多贵啊。一想到女儿要跟着他吃苦,我就白天饭也吃不好,夜里也睡不着,那段时间是真的发愁。

因为这个事我跟女儿有过多次争执,两个人都挺不愉快的。之后一次因为女儿生病我去城里照顾她,正好就遇上女婿了。那次感觉他表现的不错,还是挺会照顾人的。

后来女儿还是没有换人,时间久了她年纪也大了,我们作为家长也只能慢慢妥协了。

前年过年的时候他俩人就一起回来了,我们这里能带回家过年,其实就已经是接受的意思了。来之前我女儿是千叮咛万嘱咐说一定要和善一些——其实大过年的谁也不会故意找事啊。

为了迎接他我们还买了他们那的特产,什么过年一定会吃的馒头之类的;听说他喜欢吃辣我们也特意做了辣的菜。

但同时我还是好好审查了一番,想找出一些做的不够好的地方,多看看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当时他总体还是很勤快的,下厨洗碗之外,还帮着我们种了一些花。待人处事怎么说呢,毕竟是名牌大学学生,表现得也还算不错;那一次他住到了初五吧,差不多就把两人的事给定下来了。

我女儿特别感动,觉得我没反对(之前主要是我反对),抱着我说谢谢。

去年他们俩人也终于领了证买了房,不管怎么说终于尘埃落地了。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是担心他们家里会有什么突发情况,毕竟结婚跟恋爱还是不一样,结了婚之后他们的问题也成了我女儿的问题了呀。

鼠年总算结束了,有件事让我特别开心——儿子结婚了,六年长跑,修成正果。办婚礼的那一周,很累也很快乐,为鼠年画上还算不错的句号。婚礼的仪式放在一家靠海的酒店举行,当时是大晴天,儿子握着话筒,细数他们一起走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说到动情处,哭成泪人。我没忍住,冲上台,和他们抱在一块哭,现在想想还有些不好意思。

今年也是儿媳第一次来我们家过年,之前一直没有邀请她来,一是害羞,二是我们这边的风俗,那样不太合适,对方父母也不会乐意。所以今年除夕家里要添一份碗筷了,我真的很兴奋,提前好些天就开始期待。

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的过程都挺愉快的,没什么太大的矛盾,但想起他们结婚之前的分分合合,还是有很多波折的。记得儿子刚上大学不久,有天晚上我们通电话,他很平静地对我说,妈我谈恋爱了。我一愣,下意识地说,女孩哪里人?儿子说,不是本地人。我继续问,多大了?家里有兄弟姐妹吗?我承认自己脑子里还比较传统,希望孩子找的对象是本地人,年纪小一些,尽量不是独生子女。结果儿子喜欢的这个女孩,完美避开这三个条件。

当时我没有太多期待,甚至有些悲观,毕竟大学时代的恋情,能走到最后的有多少呢?有一年春天,我去儿子的学校探望,他带着女孩一块出来,陪我逛了校园,吃了顿午饭。女孩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特别文静,话不多,很有分寸感。路上她都在帮我拍照,后来我拉他们一块合影,她也许是不好意思,婉拒了好几次。我猜测她心里对未来也没准数,因此不想过早参与到我们家。他们毕业之后,像很多对学生情侣一样,因为工作原因成了异地恋——儿子回到老家,在体制内上班,女孩则是选择了大城市。

有段时间儿子在我面前很少提到她,我没多问,又过一阵子,儿子很简洁地说,他们分开了。我想他心里难过,试图安慰几句,但没什么用。他告诉我,女孩曾经想过跳槽到我们老家,但工资只有大城市的三分之一,我连忙说,千万要想清楚,别耽误了人家。

分手后,儿子虽然很难过,但是没有消沉。他一边上班,一边不停考证考公,似乎要跳槽。他在体制内的薪水确实太低,低到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他投了很多简历,也去面了很多家公司。有次我陪他去另一个城市参加面试,来回两天,为了省钱就住一家快捷酒店,我看他一开始信心满满,结束后就有些泄气。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岗位早已内部确定了,对外面试只是走个流程。那阵子对他来说是个坎,失败了很多次,他却从未放弃。

有一晚,我突然收到女孩发来的消息,她说,阿姨,我们又和好了。我问,你们对未来有想法吗?她很坚定地说,会一块走下去。没过多久,儿子跳出体制,奔向她所在的城市。

除夕那天早上,这对新人开车从工作的城市回来,从后备箱搬出一些年货。我看到他们,就想起很多年前我和孩子他爸刚结婚时的样子,心里满是感慨。我和别人说,他们回家过年,就像我追的一部电视剧有了幸福美满的结局,作为观众的我感到心满意足。

采访&撰文:ttt&Echo&柯瑞

编辑:Echo

推荐
热门推荐
×x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