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狂人交响曲》:在不完美中找到完美结局,交响乐能化解仇恨吗?

《狂人交响曲》是一部德国音乐剧情电影,又名《交响狂人》,由托尔萨哈维执导,演员彼得西摩尼谢克、高兹奥图、毕碧安娜贝格罗主演,改编自真实事件,剧情讲述为了促进族群之间的和谐相处,德国知名指挥家爱德华接受组织一个团队包含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青年交响乐团的任务,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这是项极为艰难的挑战,除了团员彼此之间的冲突不断,外界的异样眼光更对他们实现梦想的道路带来沉重的压力。

《狂人交响曲》影评:在不完美中找到完美结局

一直以来,音乐和歌曲都有一股特别的力量,从《铿锵玫瑰》、《小小恋歌》、《女声我最美》到《说再见前的30分钟》等音乐电影,我们都能在其中看见角色被歌曲鼓舞,进而找到自己的人生道路、获得能勇敢面对未来的正向力量,但即便如此,《狂人交响曲》这部以交响乐团为核心的音乐电影,却也以国家的领土冲突,还有人与人彼此之间长久累积的仇恨,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如此单纯美好。

《狂人交响曲》评价好看吗?

1999年德国指挥家丹尼尔巴伦邦成立由以色列与阿拉伯年轻音乐家所组成的「西东合集管弦乐团」,希望用音乐来消除国家与族群之间的矛盾,抚平几个世代以来因为种族与宗教差异所引发的国仇家恨。虽然最一开始引起两边人民强烈的反弹,但经过多年努力与时空背景的转变,也成功在让听众享受音乐的同时,引发各国人们对于相关议题的重视。然而尽管最后有着看似美好的结局,根据这段真实故事改编的《狂人交响曲》,却只让我们看到残酷的前半部分。

光看着《狂人交响曲》这样的片名,原本以为电影是像《进击的鼓手》、《为琴痴狂》那样讲述音乐家沉醉于艺术,为了追求完美而逼近痴狂的故事,没想到题材竟然这么硬核,不仅利用交响乐团的音乐题材呈现出年轻人为了实现梦想所付出的努力与决心,更重要的还牵涉到中东地区几个世纪以来复杂难解的主权领土争议,以及角色身处战地对于枪声炮击见怪不怪的真实生活样貌,这些故事背景也让表面上以音乐为主题的《狂人交响曲》变得更为多元丰富。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狂人交响曲》的历史背景

因此要理解《狂人交响曲》片中角色彼此的冲突起点,就必须先对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两国之间的关系有初步认识。早在公元前,犹太人因为文化与宗教信仰就时常跟位于美索不达米亚的「亚述」、「巴比伦」等王国发生冲突,而公元后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之下,帝国对犹太的镇压也导致犹太人大举离开古以色列,从此展开数千年的海外流亡,经历中世纪受到欧洲基督教徒与中东穆斯林的压迫,还有二战期间的纳粹大屠杀,才终于在19世纪陆续重返以色列故土,而这就是他们与巴勒斯坦等中东国家冲突爆发的开始。

在英国的扶持之下,随着移居的犹太人数量增多,犹太跟阿拉伯人之间的关系也逐渐紧张,爆发了第一次中东战争,虽然战后犹太人成功占领包括圣地「耶路撒冷」等巴勒斯坦土地建立以色列国,但也直接影响到原本在此生活的巴勒斯坦国民,使他们被一群流离失所的人驱离而变得「流离失所」。从此这个区域的领土与主权争议,不仅让拥有强大武力的以色列与生活较为贫困的巴勒斯坦冲突不断,两国人民之间也互相抱持着难解的矛盾。

《狂人交响曲》无解的矛盾

而在这样复杂的历史背景之下,《狂人交响曲》以两国年轻人共组管弦乐团,因为彼此之间的种族宗教差异,还有多年来战争冲突与族群压迫所造成矛盾作为故事核心,一边是自己作为音乐人想要跟大师学习的渴望,另一边则是从出生就被灌输的价值观与过往人生经验,除了使得团员们在追寻梦想的音乐道路上深陷两难,也让《狂人交响曲》能针对艺术与政治之间的关系进行深入的探讨。

或许我们能看到《狂人交响曲》片中指挥家为了顺利完成这场交响乐演出,倾尽所有方法来让团员们能够认识、理解对方,利用音乐和每个人朝夕相处所建立的情感连接来消除彼此内心的国仇家恨。而这表面上还真的有效,他们在经历许多互相咒骂仇视,到互相释出善意与和解的过程之后,确实也成功打成一片,展现出一个交响乐团应有的团结和默契,然而即便如此,从个人出发的情感却依然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两个族群打从出生以来就「不一样」的本质。

《狂人交响曲》剧情的核心

其中不仅是外界社会无法接受自己国家孩子跟仇敌和乐相处,甚至交换彼此的文化习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也瞬间打破团队才刚建立起来的情感关系。《狂人交响曲》非常真实地呈现出这个社会必定会存在的矛盾,从理想与现实主义之间的碰撞,到生活里无所不在的政治冲突,都在片中音乐元素与人与人之间单纯情感的包装之下,让观众对他们遭遇打抱不平的同时,却又因为无力改变现实情况,找不到能确实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感到无奈。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然而尽管片中交响乐团的最终结果看似失败,但我们也不该因此屈服于两方无解的矛盾。如同电影《狂人交响曲》让大师这位因为父母曾帮助纳粹而遭到部分偏激人士唾弃的德国人作为以、巴团员们沟通的桥梁,虽说政治永远无法跟任何事物清楚分割,什么政治归政治,艺术归艺术已经被证明是天方夜谭,但即便如此,看着里头双方短暂和平共处的时光,《狂人交响曲》也在最后回归整部作品的音乐核心,让至高无上的艺术带出人们那最纯粹且不被外在事物干扰的真心。

《狂人交响曲》结局的省思

或许现实总是有着许多我们无法独立改变的事件,不过在这个充满残酷的世界里,我们是否也能够找到一个角落,通过对于彼此的理解,在特定时候打破阻隔双方的高墙?并在那个瞬间让自己完全沉浸在音乐之中,享受那种最单纯的快乐?或许这种避免两败俱伤的办法,也是《狂人交响曲》将需要讲求团员互相配合、取得平衡和谐的交响乐作为主要题材的原因。

正是如此,《狂人交响曲》让团员练习时演奏捷克作曲家德弗札克的第9号交响曲《来自新世界》,并在最后分崩离析时以《战火浮生录》里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的《波莱罗》收尾,其中由弱渐强到激昂的全体齐奏,不仅以磅礡震撼乐曲展现出音乐能够饱含的巨大能量,那种象征着团结与齐聚一心的精神,更是呼应《狂人交响曲》整部电影希望用这段悲剧故事唤醒我们必须重视族群之间沟通与和解的主题,给人留下强烈的后劲,回味无穷。

《狂人交响曲》影评结论

整体而言,《狂人交响曲》无疑是一部充满力量的作品,《狂人交响曲》来得真是恰到好处,除了引发观众对于国际局势与现状的反思,里头角色面对历史仇恨的态度和人与人之间的包容理解也给予我们看待事物的另一个角度,虽然现实中我们无法在一起,但至少有音乐连接着彼此的心灵,我想这也是一种不完美中的完美了吧。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