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星里话·对话姐姐⑿丨陈松伶:老公张铎是我的恩人,他拯救了我

划重点

  • 1竞争哪里都有,只不过娱乐圈的竞争比较容易被大家看到跟放大。
  • 2我对“红”这件事的认知也很模糊,因为我太早成名了。
  • 3我和阿娇同月同日生,她心地非常好、很正直,我们在生活里互相鼓励、互相支持。
  • 4请大家不要再写我患癌了,我真的没有啊!
  • 5张铎是我的恩人,他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了我。
  • 6哪怕经历再多人生风浪,还是要保持心里面的那朵鲜花。

腾讯新闻《星里话》

作者:秦筱 责编:柳星张

《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以来,话题持续引爆。姐姐们自带光环、流量和话题,在各自领域也都有过一番成就,如今重新出发,再造梦想。她们敢说敢为,岁月的洗礼赋予她们不同于20岁的通透和勇气。腾讯新闻《星里话》与多位姐姐进行对话,请她们讲述“乘风破浪”背后的真实人生故事。

这是本系列的最后一期,我们请来的嘉宾是陈松伶——尽管并未在节目中走到最后,但她迄今49年的人生,就是对“乘风破浪”四个字的最佳演绎。

14岁参加歌唱比赛获得冠军出道,16岁出演第一部戏就担纲主角,18岁饰演“歌后”周璇一跃坐上无线一线花旦宝座,接着与郑伊健多次合作、成为当年最火的“银幕CP”,获封“TVB短发女神”,26岁成为音乐剧《雪狼湖》的女主角、与“歌神”张学友对唱……从职业生涯的开端来看,陈松伶可谓命运的宠儿。

然而,在镁光灯之外,她的生活却支离破碎:年少时与母亲割裂关系,后来又被相处多年、如亲人一般的经纪人背叛,一度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如今,通过《浪姐》节目再次回归的她,在网上流传的文章中成了“传奇”:不堪忍受母亲的债务而与其决裂,被经纪人造谣中伤、卷走所有财产,患抑郁、患癌,直到遇到“年下”老公张铎才被“拯救”。

对于这些传闻,陈松伶哭笑不得。她向《星里话》表示,母亲从来没有债务,自己也没有患癌,“我的人生没有这么戏剧性”。

但她也承认,自己早年的生命中有很多遗憾,花了多年才能够平复伤口、继续前行,个中滋味不便与人说。

作为从“跟2020年的步伐很不一样”的70年代走过来的人,陈松伶深谙人生就是“向死而生”,要行得正坐得端,要被爱,也要去爱。

如今她与母亲和解,一起出现在《浪姐》的镜头中;与丈夫过着低调恩爱的生活,可以在“挣生活费”与“陪伴我珍惜的人”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曾经在“红”的顶峰体验过高处不胜寒的滋味的她,满心欣慰自己以“新人”身份回归,可以放下“历史包袱”,毫无挂碍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而年龄这件事,对她完全不造成困扰:“年轻是从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哪怕经历了再多的人生风浪,你还是要保持你心里面的那朵鲜花。”

以下是陈松伶的自述:

1、竞争哪里都有,只是娱乐圈的竞争更容易被看到和放大

节目组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老实说,我真的是被“乘风破浪”这四个字吸引了。因为我小时候就是看TVB的这部电视剧,赵雅芝主演的。还有《排球女将》,都是讲一群女孩子作为一个团队去努力拼搏的故事,是这些戏奠定了我的童年。所以我就想看看,在自己领域上已经发光发亮的这些有成就的女性,组成一个团魂会是什么样,这是我的初心。

这部名为《乘风破浪》的电视剧,是赵雅芝主演的第一部剧

我们《Beautiful Love》还是蛮有团魂的,从5个人发出不同的声音,到最后成为一把声音,花了很多的功夫,但是没有在节目里呈现出来,有点可惜。

陈松伶在《浪姐》的首次公演舞台上

更遗憾的是我们里面有很好的dancer海陆,她跳舞太精灵了,但是在这方面她没办法呈现。虽然这是一首vocal的歌,但是我们是希望有动作的部分的,我们一直争取想要改变演绎方式,但是在节目里也没有呈现出来,最后一点动作都没有,只有一点走位。

对这个结果我还是挺遗憾的。我在意的是,为什么专业评分没有算在里面?我觉得在这种比赛里面,专业评分应该至少占80%吧,如果纯粹靠观众打分的话,肯定是以气氛为主啊,vocal的歌曲太吃亏了。

我是后来才知道投票很重要的,我的粉丝也很努力地帮我投票,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就空降在粉丝群里跟他们聊聊天,表达一下感激。

也是后来才在网上看到说,原来大家想看姐姐们“撕”。我对“撕”这个字完全没有概念,我觉得竞争哪里都有啊,原来在TVB也有,公司也有,各个圈子都有,不是娱乐圈独有的现象,只不过娱乐圈的竞争比较容易被大家看到跟放大而已,我没有把它当一回事。

也有可能是我比较幸运吧,第一部戏就是女一,没有感受到竞争的压力。但是我也不是一直一帆风顺,所以还是看个人的选择吧,有两扇门在你面前,一个是积极的,一个是消极的,你愿意走哪个门?我愿意走积极的那一个。

2、一出道就大红,用很长时间才调整好心态

我对“红”这件事的认知也是很模糊的,因为我太早成名了。第一部戏就很红,第二部更红,然后唱片大卖,真的有点措手不及。在大街上给人认出来,我第一反应是,你要抓我吗?

陈松伶在TVB的第一部戏就是和黎明合作的《天涯歌女》

那时候我在上学,上流动教室,很多低年级的学生查到我的课表,就提前在门口守着,天哪,吓坏我了。但是我的同学特别好,都帮我挡着。他们就苦苦哀求,让我看看姐姐吧。

有一个学妹特别好玩,她说姐姐我想给你跳个舞,我说好啊好啊,结果她一跳,把脚给崴了。我就觉得哎呀,她是为我才崴脚的,我应该负责任,后面那个礼拜我就天天搀扶着她上课,她去哪个教室我都扶着她,我变成她助理了(笑)。

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是太大的冲击了,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后来慢慢慢慢你才反应过来,你已经是一个公众人物了,公众人物原来是这个意思。没有一个前辈——包括我的经纪人、我的家人、我的老师——告诉过我这一点,因为他们都没有这样的人生。你要自己去找答案,自己去找方法,让自己的心态平衡。

《天地男儿》里,陈松伶扮演的女孩被张智霖、古天乐同时追求

在郑伊健因为扮演古惑仔陈浩南走红前,和陈松伶是TVB的官方CP

除了被围观之外,你还会发现自己被很多声音围绕着,有一些是善意的,有一些是恶意的,比如在学校里有人会说,你工作是在逃学吗?在大街上会听到有人说,这是她啊,怎么这么黑这么丑。也没有人告诉你应该怎么去分辨和应对,都是要自己去探索。

幸运的是,我的同学,还有一些演员同事都是对我很好的。包括学友哥和他的经纪人,在我低谷的时候帮了我很多。还有跟我同月同日生的阿娇,心地非常非常好、很正直的一个女孩子,我们在生活里都是互相鼓励、互相支持的。公司老板也很疼我,因为我帮他赚好多钱(笑),我也可以赚到自己的生活费,我觉得这是一个双赢,我很开心。

TVB时代的陈松伶以短发示人,容貌清丽可人

所以现在我可以说我内心的容量很大,我是花了很多的时间,把它撑撑撑撑,撑得好大。

这次重回大家的视线,好多人说年轻人都不认识你了,我也觉得挺好啊,我就像一个新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历史包袱。那些东西我全都封箱了,重新再一个人站出来,我就是这个样貌,就是这个形状,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没关系,就这么简单。

3、早已和家人和解,但妈妈欠债、我患癌的消息都是谣言

但我确实感觉到,我出生长大的70年代,跟2020年的步伐是很不一样的。那不是一个发达的年代,大家的人生都是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地往前走,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人从一出生就是步入死亡的一个过程,你就算活到100岁,在整个宇宙里也只是一粒尘埃。那么你怎么填充这个生命?就是爱跟被爱。再长大一点你会领悟到,想要被爱,你要先去爱,“施比受更有福”。

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跟妈妈的关系不太好,但是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我回想过去,觉得更多的是一些误会。我十几岁的时候她已经40多岁,我们之间永远有一个“沟”存在,她不理解我,我也不理解她。

等我到了她的年龄,才觉得应该去解决这个问题:你做过一次错事、有过一次遗憾之后,不要再有第二次遗憾了。

好笑的是,我看到最近很多文章写我妈妈当初不让我读书、要我工作替她还债,这真的是添加了很多戏剧化的东西,我妈妈从来没有债务。

至于其他的一些人和事,我也不想再提。那些事情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大的伤口,曾经有5年的时间,我让自己独处,把自己打碎再重组,让自己变强大,才有能力去爱别人、理解别人、大步往前走。我是用了很多年去平复的,我也希望大家能给我一个处理伤口的空间。

但这些东西我都看得很淡了,首先你控制不了人家怎么写,其次动不动就跳出来说话、澄清也很累,所以我的选择就是由他,只要不触及底线,我就尽量忽略。

比如说黄赌毒我肯定是不会碰的,爱情上面也是有道德底线的,哪怕你没有结婚,但是有女朋友,我肯定不会向你告白。就是天知、地知、我良心知道,我真的是行得正坐得端,我就没必要去澄清什么。

非要提一件事情的话,就是请大家不要再写我患癌了,我真的没有啊!每个人都有一些身体状况,但我确实没有癌症,患癌的人都很瘦,有我这么胖的吗?我真的想跟他们说,不要再这么写了,我保险都不好买了(笑)。

4、张铎是我的恩人,他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了我

现在我有了家人,不再孤独,也不想再让自己孤独了,等到死亡来临、必须自己一个人去迎接的时候,再去面对这件事吧。

那些文章里有一个部分说的是对的,就是张铎是我的恩人,他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拯救了我。但是话又说回来,他也可能觉得我拯救了他呢,这都是相互的。

陈松伶和丈夫张铎

他可没说过我是他的女神,他觉得他样样都比我好:唱歌比我好,跳舞比我好,演戏也比我好……说我唱歌没感情,演戏也不咋地。我就说好好好,你行你上(笑)。

但是我们家的电脑、水龙头都是我负责修,我对这些电器啊、科技的东西特别着迷。

谈恋爱的时候我就跟张铎说,你求婚的时候不要给我买多少克拉的钻戒,我不需要!我真的是明明白白地对他说这四个字。我说我不好包、不好鞋、不好珠宝,最喜欢的东西是手机、相机、音响,你要买就给我买这些,虽然也不便宜,但是比起包包还是省钱多了(笑)。

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为生活费操心了,所以接到一个工作,第一考虑的就是这个值不值得让我跟家人分离?一天24小时,我能有多少给我的先生、多少给我的家人朋友?

但我真的非常喜欢唱歌跳舞演戏,尤其是舞台剧,如果有舞台给到我,我会非常珍惜。在艺术上,年龄给我的只有进步,无论是嗓音还是对舞台的掌控力,都比以前更好。

至于外表上,我认同我的前辈郑裕玲老师的观点,她说演员就是个商铺,你要把这个门面打理好。现在医美这么发达,像射频紧致、祛斑这些日常保养项目都可以去做,只要不太过于违逆自己的年龄就行。

我还是觉得,“年轻”是从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哪怕经历了再多的人生风浪,你还是要保持你心里面的那朵鲜花。

本系列其他稿件

星里话·对话姐姐⑾丨郁可唯:靠暴露私生活拉人气,是很恶心的事情

星里话·对话姐姐⑩丨白冰:姐姐们经常半夜被肌肉痛醒,起来涂红花油

星里话·对话姐姐⑨丨黄圣依不愿错过孩子成长:推掉工作也要去陪伴

星里话·对话姐姐⑧丨黄龄:不是只有一种活法,要活出自己的轨迹

星里话·对话姐姐⑦丨阿朵:从不抗拒性感,但我的性感来自于灵魂

星里话·对话姐姐⑥丨张萌揭行业潜规则:大咖真的不耍大牌,小咖才会

星里话·对话姐姐⑤丨金晨:我挺自卑的,一直不觉得自己好看

星里话·对话姐姐④丨丁当:别把娱乐节目太当真,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

星里话·对话姐姐③丨复读2年、当3年村官,王智“冲浪”感谢伊能静

星里话·对话姐姐①丨金莎:曾打针让脸僵了11个月,真不敢再整容了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