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这位富婆说,老公是自己断舍离清单的第一名

婚姻的本质

是否是披着爱情的外衣

实则为权力左右的战斗?

最近,日本千叶县一座自建别墅上了国内社交媒体平台的热搜,它的主人,是一家企业的女社长松田裕美。

这栋自建别墅的花费是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63万),占地面积约992平方米。庭院有100坪(约330平方米),庭院护理维修费每年就要花100万日元。

松田社长介绍自家时口气非常轻松:这是我家狗狗喝水的地方。

你可能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水盆而已,但这个给宠物喝水的地方是一个喷水池,内部的水都是可以循环使用的。

室内吊灯也是日剧里的那种豪门风格必备的水晶吊灯,价格在20万日元(约人民币13200元),另外还有50万的大理石桌子(约合人民币33000元),专门的衣橱空间里还有400套名牌衣服和100多双价格不菲的名牌鞋子。

她还专门设计了从卧室到客厅的滑梯,网友惊呼“有钱真的就可以任性!”

但在松田看来,这也是满足了一个成熟女人偶尔想调皮一下的少女心设置而已,毕竟让自己开心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从39岁才开始创业的松田裕美,可谓是白手起家:她在2006年开公司,如今不仅有网店,还把店铺开到了美国加利福尼亚等世界各地,一年销售额7亿日元。

但你绝对想象不到这位女富豪在39岁之前的生活。

出身贫困,高中毕业后就去当了服务员。23岁嫁人后,松田裕美就一直当着全职主妇,并生育了三个孩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参加了女儿学校组织的手工艺课程,从此迷上了手工编织。

除了做家务照顾孩子,她钻研各种编织技巧,一开始只是家庭主妇的喜好,慢慢地,心灵手巧的松田已经能做出各种美丽的收纳篮和编织箱。

她给女儿编织了餐具包,其他妈妈看到后都跑来向她学习。她开始自制一些编织品出售,来购买的人也越来越多。

松田裕美嗅到了一丝商机,也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但这个想法如果让丈夫知道,可能最后就不了了之了。一开始也没有期待向丈夫要钱,创业基金只有大约7万日元(约人民币4500元),这也是无工作收入的松田一点点积攒下来的。

缺乏工作经验、更没有任何经商经历、当时最小的的孩子才两三岁、兼顾家庭的同时挤出时间、公司从零起步经营……

偷偷摸摸创业半年后,松田裕美向丈夫坦白了自己做的事,遭到了丈夫的不理解甚至反对:你明明只是家庭主妇,为什么要吃这种苦呢?

松田裕美说,在那最忙碌的四年里,丈夫不仅不支持她的事业,也从不帮忙做家务和带孩子,于是松田裕美选择了离婚。她谈及自己离婚时的感受:

“我断舍离了我老公,他是我最不需要的东西。” 43岁离婚成为单亲妈妈,松田裕美没有陷入人生低谷,反而开始了开挂的人生。

后来丈夫想要复合,被松田断然拒绝,如今的她也没有急切想要再婚的念头,并大方地承认“找小鲜肉撒撒娇也没什么不好的。”

日本人喜欢讲断舍离,而这个在最近几年风行亚洲和全世界的观念,已经深入到了夫妻关系中。

“断舍离”自家丈夫,更是成了“断舍离”的提倡者山下英子的新书标题。而像松田这样选择自力更生的“断舍离妻”也成了不少婚后女性的榜样。

“不想被束缚、不能被束缚”的口号也在家庭主妇圈子里传开。

去年山下英子出版的新书《断舍离第一位:我老公》副标题更是直接:不想被束缚,不能被束缚

不过,这本书倡导把老公都给“断舍离”了的书,也被不少男性,特别是已婚男性批评为“万恶之源”,但断舍离的对象延伸到丈夫那里已经成了不少日本家庭的既成事实。日本妻子们心中长期积累的郁闷和愤怒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定时炸弹,丈夫们丝毫不知道自己正稳稳当当地坐在上面。

日本知名医学教授石藏文信长年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就此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老婆的病,90%都是被老公气出来的,这种病源是老公的病,简称“夫源病”,这种病的症状有头痛、头晕、耳鸣、肩膀痛、抑郁、心悸、失眠……

《夫源病》目录

看起来似乎是夫妻生活中正常的情绪波动引起的不适,石藏文信认为这种“夫源病”的初期症状很像亚健康状况,或者更年期综合症,因此误诊的机率很大,他还总结出了可能导致妻子患上“夫源病”的丈夫十大言行举止表现。

1.丈夫在众人面前亲切随和,一回到家中就黑脸。

2.用比较轻蔑的眼神与妻子说话。

3.对妻子不做家务发牢骚。

4.始终认为是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十分自负。

5.几乎不对妻子说“谢谢”、“对不起”等客气用语。

6.总会检查妻子的行程安排。

7.工作下班之后,几乎没有发展其他兴趣爱好。

8.反感妻子独自外出。

9.帮妻子做点家务和带孩子,就自认为是好老公 。

10.手握汽车方向盘后性格就会大变。

石藏文信的研究中还显示,56%的妻子,在结婚5年以内开始对丈夫不满。在“如果不考虑经济问题,是否会考虑离婚”的调查问题中,63.7%的妻子回答“马上就想”、“最近会想”、“迟早会想”,还有55%的人曾有过这样的想法:“要是(丈夫)早点去世就好了”。

日本朝日电视台还在街头采访了100位各个年龄层的夫妇,结果发现有62位女性会抱怨自己的丈夫。

一位30多岁的妻子表示她的丈夫总是在打游戏,这种行为让她很反感,“从早上吃完饭到上班的时间里,就一直在玩游戏。”

一位70多岁的女士则透露,一大把年纪的丈夫总觊觎年轻的小姐姐,虽然丈夫曾表示“最爱妻子,但是就是忍不住”,这也让她感到很难过。

《夫源病》书中的调查结果:如果不担心经济问题,你会离婚吗,63.7%的人表示肯定。你有过老公死的越快越好的想法吗?回答肯定的占了一半以上。

主妇们的痛点在日剧《昼颜》里也被总结的很精准。

从甜蜜热恋到步入婚姻殿堂,女人成为家庭主妇之后,时间一长就容易被丈夫当成冰箱,或者便当盒。就像利佳子跟已婚的纱和说的一样:

“结婚就是用失去热情来换取安稳,过了三年,丈夫就只会把妻子当成冰箱一样对待,觉得只要打开门就随时有食物吃,明明坏了的话很不方便,却从来不去保护。”

日剧可以说是一面反应日本社会婚恋价值观的镜子,记录着女性的婚姻价值观的变化:比如1978年NHK电视台的《夫妇》,夫妇之间如何出现矛盾,结局通常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2013年的《最完美的离婚》,光生无数次动了离婚的念头,后来却是妻子先提交了离婚登记表。

2016年的《我选择了不结婚》,说出了大龄精英女性的心声:不抵触婚姻,但也不迁就。

《当今日本社会离婚现象透视》中也有这么一组数据: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的离婚率节节攀升,离婚呈现出数量多、年龄段偏高、女性主导等一些新的特点,而且离婚申请有七成左右是女方提出。

而女方提出离婚的理由主要是:对方不愿做家务、对家庭冷漠无情、收入太少、性格不和,价值观不同等等。很多女性已经不再满足于当家庭主妇。

一项调查表明,2019年有33%的日本家庭中妻子依然是专职家庭主妇,而这个数据在上世纪80年代是65%,从1995年这个数字开始下降,职业自主给了女性更多自由选择的空间,让她们不再束缚于家庭和婚姻这块小天地里,断舍离“大男子主义”的丈夫,也成一种趋势。

2005年的日本电视剧《熟年离婚》,讲述了丰原幸太郎退休当日,妻子向他提出了离婚。幸太郎对妻子想要出去工作的想法感到不解,并认为她背叛了家庭。“熟年离婚”也成为日本当时的流行语。

不仅是职场女性和中年女性,近几年来, 中老年龄层中离婚人数突然攀升。这些婚龄在20年以上的中老年离婚案例,在日本被称为熟年离婚。 甚至一些退休男性也会被断舍离。因为长期在家中是出外赚钱的角色,退休之后,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婚姻的激情也早已褪去,丈夫们成了被妻子们讨嫌的对象。

日本畅销书《退休丈夫为何如此令人讨厌?》的作者西田小夜子就说:“我也遇到了这个问题, 我丈夫退休了,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所以一天到晚呆在家里。”

很多退休后的男人没有多少业余爱好, 不去交际整天待在家里,对着家人牢骚满腹,因为被妻子们伺候了一辈子,年迈的退休男士发现自己生活能力差,一天到晚只是呆在家里, 看电视、吃饭、洗澡、睡觉,过着如同“废物”的日子。

他们发现自己成了妻子口中的“湿叶一族”、“大件垃圾”,比喻他们树叶离开枝头掉落地面,还被雨水淋湿得蔫不拉几。

日本法律有这样一个规定,妻子享有与丈夫平分退休金的权利。一旦有了养老金的很多中老年妇女不愿意再过着照顾丈夫的日子,纷纷提出离婚。

而很多调查显示,过去10年,被断舍离后的退休男性生活颓然,经常发生抑郁、自杀、甚至是犯罪等现象。而一些女性在老年离婚,丧偶之后,反倒活出了更自在的自己。

从全职家庭主妇,到断舍离丈夫,当今日本女性拥有越来越多的婚姻主导权,归根结底,这和女性的财产地位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一方面这是女性觉醒的标志,另一方面多少让人感到困惑。

参考文献:张冬冬:《当今日本社会离婚现象透视》

- THE END-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

友情链接:狗斯基电影   |   拼多多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