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被疑难杂症击毁的家庭:确诊需31年,治疗费用百万

如果身患疑难杂症,确诊之路就需走上几十年,你会继续浪费时间四处奔波吗?

如果身患重症,治疗费用动辄百万,你会选择要钱还是要命?

对于许多健康的人而言,这是一个傻问题,但对于罕见病患者人群而言,这却是极为现实的存在。

罕见病发病率低、患病率低,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罕见病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的0.65‰~1‰的疾病,与此同时,每种细分疾病都涉及并侵害患者的多器官、多系统,难以被发现。因此,罕见病临床诊断较为困难,至少需要两个以上的专家进行会诊。换言之,罕见病需要跨学科才能解决诊疗问题。

◎ 全球范围内,各国(或地区)对于罕见病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定标准,均是根据当地人口和流行病学研究结果制定罕见病认定标准。/ 前瞻产业研究院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教授丁洁告诉39深呼吸,在其主导的一项回顾性调研中,她发现,不少罕见病患者仅确诊之路就走了31年。

然而,在她看来,对罕见病患者来说,除了确诊,更难的还有药价的高昂。

根据美国知名的处方药搜索比价网站GoodRx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10大价格昂贵的药物名单”,药价排名前十位的药物无一例外都是罕见病治疗药。

◎ 2019年最昂贵的10大药物。/ GoodRx

其中,定价最高的药物来自诺华公司,用于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SMA)的Zolgensma,定价为2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500万元人民币),堪称史上最贵药物。而在这一榜单上,哪怕是排名最靠后的骨硬化症和慢性肉芽肿病治疗药物Actimmune,患者花费也将近每年约57554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407万元人民币)。

罕见病患者如何才能更好地活下去?多年来,中国无数专家学者都在为此寻找答案。

PART.1

罕见病的“罕见”

罕见病仿佛是上天馈赠给人类的一个礼物,他们万中挑一,绝无仅有。只不过,被选中的主角,并非幸运儿。

32岁的法布雷病患者王雷是万千罕见病患者其中之一。自患病以来,他的寻医问药之路走得并不容易。在30岁前,王雷几乎和大多同龄人一样,从未意识过疾病离自己如此之近。向来坚持健身习惯的他,工作也算稳定。买房、背房贷、与喜欢的姑娘结婚、生子、用赚来的钱旅行……一切进展得简单而又顺其自然。

然而,真正的现实往往显得不切实际。

2019年初,由于公司体检报告显示尿蛋白1+,王雷来到医院做复查,而等待他的答案却是医生的一句:“慢性肾脏病,而且不算轻。”诚惶诚恐之间,同年3月,他便在医院行肾穿刺,很快穿刺报告显示:肾脏FSGS病变(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

◎ FSGS表现为部分(局灶)肾小球和(或)肾小球部分毛细血管袢(节段)发生病变。/ 网络图片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段时间的自己,我想就是‘害怕’,”王雷称,2019年,“尿毒症”、“透析”、“换肾”、“无法治愈”等名词组成了他心中的阴霾;“肌酐”、“尿蛋白“、“肾小球滤过率”等指标仿佛幽灵附体,操控着他的生活;“肾脏病能不能吃豆制品?”、“肾脏病可以喝玉米须水吗?”、“肾脏病要特别重视中药用药”等一系列疑问摆在面前让他变得不喜欢也不习惯自己的身体,时不时总将自己陷入狼狈、悲伤的漩涡。

也正是带着这样的情绪,一个月内,王雷的体重由160斤直线下降至140斤,人也变得郁郁寡欢,总爱感叹命运的不公与苦难。“我陷在奇怪的泥沼里无法自拔,没有什么值得我付诸笑容,我对周遭的一切美好视而不见。”王雷如是说。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在2019年6月,一次普通的肾脏病随访,肾内科医生通过肾穿刺、酶活性、基因检测等多种方式确诊他患有罕见病法布雷病(Fabry Disease)。这是一种罕见的X染色体伴性遗传的溶酶体贮积症,属于罕见病的一种,目前我国约有超过300名法布雷病确诊患者。

◎ 法布雷病各型的临床表现。/ 《中国法布里病(Fabry病)诊治专家共识》

王雷的确诊之路走的并不容易,这也是当下诸多患者正在面对的窘境。罕见病患者正散布在多个临床科室,如儿科、神经科、肾脏科、风湿免疫科、消化科、皮肤科和心脏科等,及时确诊非常困难,有患者从发病到确诊时间需要几十年。

28岁的罕见病患者张铭如此形容自己的患病过程:“自年幼时候就开始出现无汗、脚底和手有难以忍受的灼烧和疼痛感、常年体检发现蛋白尿等奇怪的症状,这迫使我不停地就诊问医,寻找治疗的希望。十几年来,父母陪我跑遍省里大小医院的各个科室,但医生通过各种诊断都无法查出这是什么病。为此,我也服用了多种药物,但疗效甚微。”

2019年开始,张铭的大腿两侧出现紫红色斑点,医生结合综合病史高度怀疑他是法布雷病,由于就诊医院没有条件做酶学检测,医生推荐他来到上海瑞金医院,这才被确诊。

◎ 法布雷病主要临床特点是出现发作性的肢体疼痛和皮肤血管角质瘤。/ ojrd.biomedcentral.com

北京协和医院儿童内分泌遗传代谢科主任医师邱正庆教授对此现状已经习以为常且很是无奈,毕竟,罕见病患者并非一出生就会出现症状,许多症状往往会伴随其成长过程中出现。

“从我们接诊的法布雷病患者来看,20岁之前,男性患者最主要的症状是疼痛,双手和双足都会有难以忍受的剧烈的疼痛,等到明显影响到孩子生活质量时,家长才会带孩子前往医院就诊。然而,家长也可能会带着孩子前往多家医院,看各种各样的医生,因为疼痛本身就缺乏定位性诊断,它覆盖多个科室。”

这也导致,命运最终总会与运气挂钩,能否在较短时间内实现确诊,一切都得看上天的安排。

PART.2

天价药的“天价”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肾内科主任医师陈楠教授介绍,截至目前,上海瑞金医院已确诊并采集125个法布雷病家系,其中近300例被诊断为法布雷病患者,为国际单中心最大组的法布雷病诊治中心。

“法布雷病的患者是多系统受累,常常会出现漏误诊的情况,许多患者从出现症状到确诊需要经过长达二三十年的时间。为此,肾脏科、心血管科、神经科、皮肤科、眼科、风湿免疫科的医生一定要加强对疾病的认知,加强对疾病的早期筛查,特别要做好酶活性检查。”陈楠教授对39深呼吸说道。

◎ 肾脏受累在法布雷病患者中尤为常见。/ ojrd.biomedcentral.com

为此,在较早期,瑞金医院已经建立了一套较为完善的筛查体系,例如,建立专门实验室,帮助患者免费实现酶活性筛查,给患者进行全身评估,将确诊的患者入库登记。

然而,哪怕患者实现确诊后,等待他们的还有更大的无奈。目前,许多罕见病虽然在国外已经有了可治疗的特效药,但由于各种原因国内暂时缺乏特效药可治。这也使得无数罕见病患者哪怕确诊还会遭受再一次的打击,不少患者甚至会因此感觉自己的人生陷入灰暗,每天彻夜难眠。

◎ 法布雷病常用的实验室检查方法。/ 网络截图

陈楠教授记得,在二十年前碰到过一个女孩,女孩告诉她:“爸爸有个特点——不出汗。到夏天的时候怎么办?那时候没有空调,他就成天待在浴缸里散热。”后来女孩的父亲还是因为中暑过世了,而女孩的父亲与王雷和张铭一样,都是法布雷病患者。

自幼,法布雷病患者便很是痛苦,常常出现少汗或无汗、不耐热、神经疼痛等症状,严重时甚至无法正常生活。但哪怕如此,由于缺乏有效药物予以治疗,随着疾病的进展,患者的肾脏、心脏、中枢神经系统等重要器官会产生严重的功能损害造成病变并危及生命。

当然,确诊后,无数患者也会选择四处寻医求药,但这也导致许多患者常常接受许多不恰当的治疗,给患者以及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和精神负担。

“就算有药可治,罕见病治疗药物价格往往不菲,也会使得国内患者望而却步。”邱正庆教授以法布雷治疗手段——酶替代疗法为例,这是法布雷病最直接治疗手段,但由于治疗费用不菲,很难让所有患者使用。而在该疗法尚未进入中国时,医生也只能给予患者对症治疗,利用药物控制患者出现的并发症。

◎ 治疗法布雷病药物的上市情况。/ 网络截图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法布赞(注射用阿加糖酶β)于2019年12月18日由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批用于被确诊为法布雷病(α-半乳糖苷酶A缺乏)患者的长期酶替代疗法,适用于成人、8岁及以上的儿童和青少年。该药的推荐治疗剂量是1.0mg/kg体重/2周静脉输注治疗,35mg规格的零售价是39900元,5mg规格的是8995.35元。

“虽该药目前已经进入中国,但较短期之内,由于法布雷病患者死亡率不高,对症治疗依旧将继续作为主要的治疗手段,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邱正庆教授介绍,每年医院都有许多患者千里迢迢跑到北京进行随访,每一次的来回对他们而言都意味着不小的经济负担。

◎ 2020年5月18日,中国首个法布雷病特效药法布赞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开出首张处方。接下来,还将在全国10余个城市实现首批供药。/ 院方图片

最让邱正庆教授感到痛苦的是,每次患者的诊断结果出来,作为医生,只能告诉他们目前疾病有没有出现进展,进展到怎样的程度,是不是有药物可以帮助他们改善、缓解症状。

邱正庆教授很明白,这样的千篇一律患者并不会特别满意,患者希望的是更好的治疗方式,但更好的治疗背后就是无法攀登的药价,这在很大程度上形成强烈的矛盾,也成为限制患者坚持就诊的主要原因。

PART.3

支付体系的“支付”

正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作家、哲学家阿尔巴蒂曾在《命运与运气》中写道:“命运是人生中事件进程的本身,它按照自己的规律发展。对我们来说命运是残酷的,但是,如果我们必须下到河里用我们的胳膊战胜惊涛骇浪;在人生的搏斗中,我们绝不会忽视运用我们的智慧和积极性。”

药价对罕见病患者来说,始终是命里总会出现的一块难以绕过的礁石。

家庭收入在罕见病面前仅仅属于杯水车薪,在罕见病面前,“天价药”更是成为众多患者及其家庭绕不过去的无奈。如何才能让“天价药”成为“救命良药”,也已成为摆在中国医学专家面前亟需解决的社会性难题。

◎ 全球孤儿药与非孤儿药平均医药费对比(单位:美元/人 年)。/ 前瞻产业研究院

丁洁教授为此已经呼吁多年,在此期间,她见证了无数罕见病家庭一夜之间从小康走向一贫如洗的悲惨现实。“尽管并非所有罕见病治疗药都是‘天价药’,但是其中也有相当多的药物极其昂贵,患者花销动辄每年几百万。如果这都得靠患者或者家庭自行支付,那真的是砸锅卖铁。所以,中国需要建立罕见病的医疗保障以及多方支付的机制。”这也意味着,罕见病的诊治已经成为社会脱贫攻坚的大问题。

丁洁教授提出,希望建立健全我国罕见病医疗保障机制,并能在我国落地实施。而“1+4”多方支付机制是结合我国国情的支付体系,值得推广。

据39深呼吸了解,“1”是核心,是指首先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的相关药物逐步纳入国家基本用药目录。“4”是理念,指统筹四个方面的工作,包括:

第一,建立国家和省级两级政府罕见病的专项救助。由财政部门牵头协调建立专项救助,解决不同省市因为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带来的罕见病的医疗支付不均衡的现象;

第二,整合社会的资源。整合慈善基金,从慈善的角度积极、持续、明确、公开推动支付机制,使之更完整,更有保障;

第三,引进商业保险。完善的商业保险在罕见病医疗保障中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第四,患者个人支付。罕见病患者作为参保人,可以按一定比例支付一定的费用。

“昂贵的药品,仅仅靠基本的医疗保险难以解决患者的实际问题。此外,在罕见病药物的价格问题上,我们也希望它能进入谈判机制,通过合理的、更有利的谈判,在不伤及成本的情况下压低药物价格。当然我们也更期盼能够有国产药物,哪怕是仿制药的出现。”丁洁教授对39深呼吸如是说道。

◎ 2006-2022年全球孤儿药销售额及预测(单位:十亿美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

有时候人们说,打败患者的并不是疾病本身,而是因为疾病而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这种因无药可治抑或是无法攀登的药价导致的痛苦会带走一个人的认知、尊严、行动能力、挣扎求生的欲望,在此后,明知不可为的日子里,他们只能将自己变为行尸走肉,不再苦苦支撑。

不过,也有许多的罕见病患者,慢慢接受了自己的病情,接受这是一场和疾病进行的漫长而艰辛的马拉松。

正如顾城在诗《避免》里写道:“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确实如此,当世间万物最终走向平淡与死亡时,想起来又有谁会不悲伤呢?生活总在继续,既然如此,为何不勇敢一点。要知道,只有不停歇地往前跑,跑道的终点哪怕没有鲜花和掌声,持续的过程会让人打破心墙,坦然走到阳光里,终会拥抱更多澄澈的目光。

希望,那一天,罕见病也会变得不再罕见,无药可医的僵局终将被打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除专家外均为化名)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