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频道  >  正文

二十九年后再看张艺谋的这部电影,我仍旧不寒而栗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想必大家都不陌生,由我国著名导演张艺谋执导,是一部讽刺旧时封建礼教对女性的控制和毒害的影片。

影片改编自苏童小说《妻妾成群》,讲述了民国年间一户大户人家的几房姨太太在祖传规矩下,为了获得宠爱和特权,相互间争风吃醋、明争暗斗,最终逐渐丧失人性,酿成一系列悲剧的故事。该片于1991年获得第4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

张艺谋十分善于通过色彩的渲染来烘托出影片的主题。在《红高粱》中,张艺谋以红色为主色调,用红花轿、红衣服、红太阳、红高粱等红色事物造成极强烈的视觉冲击,展现了生命的热烈和反抗;在《活着》中,张艺谋则将主色调改为了灰色,片中大量昏暗的画面烘托出一种沉重、苍白无力的氛围,表达了活着的艰难与无奈。

而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张艺谋更是将色彩的渲染运用到极致,通过色彩的对比所造成的强烈视觉感受,将人物的命运和影片的主题鲜明地揭露出来。

作为整部电影的核心人物,由巩俐饰演的颂莲前后服饰的颜色变化,暗示了她的性格转变及命运走向。在进府之前,颂莲是一名受过教育的大学生,刚出场的她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而白色象征纯洁、不屈,反映了她的纯真美好以及对命运的强烈反抗。

进府后的颂莲穿着象征富贵的鲜红衣服,戴着名贵的首饰,脚上盖着寓意受宠的鲜红帕子享受丫鬟们的锤脚。从素白到鲜红,喻示着颂莲在封建礼教和畸形婚姻中逐渐丧失了原本的纯真和倔强,开始向这个吃人的宅院所流传下的规矩“低头”,向整个男权社会“低头”。

电影中另一位主要人物陈老爷,从头到尾都没有展现出真面目,仅有的几次出场都是一些模糊的画面,看不清他的真实面貌。不过,虽然陈老爷没有露出真容,但他却几乎无处不在,是整部影片的关键人物。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可以看出,他说一不二,冷酷无情,是一个可以掌握他人生死大权的存在。

陈老爷每次出场,都与宅院里象征着宠爱的红灯笼有关,而只要有他的镜头,都几乎离不开红得渗人的灯笼。红如鲜血的灯笼与陈老爷模糊的面貌相互衬托,营造出一种压抑恐怖的氛围,反映了旧时封建统治时期高高在上的男权主义。

电影中的配色不断变换,强烈刺激着观众的视觉感受,从而烘托出影片的主题。红色是张艺谋导演在电影中运用最多的颜色,在我们的印象中红色代表喜庆,但在这部电影中红色所彰显出的却是恐怖和压抑,当整个画面都充满红色时,一种阴森渗人的氛围弥漫开来,令人不寒而栗。

作为影片中最重要的红色元素,红灯笼贯穿影片始终,它既是宠爱的象征,也是封建礼教下男权的象征,代表着封建时期女性永远都无法摆脱的沉重束缚。红灯笼亮代表得到“恩宠”,红灯笼熄灯代表“失宠”,女性的命运犹如这红灯笼的亮熄,任人摆布,无法掌握在自己手里。

除红色外,出现最多的颜色就是白色,白色本为纯洁、纯真之意,但随着女主角颂莲逐渐走向灭亡,白色的寓意也发生了变化。当冬季来临,颂莲失宠,雁儿病死,三太太被杀,整个大院被大雪覆盖,一种无言的悲凉充斥整个画面,白色在这时已成了女性悲惨命运的象征,代表着大院女人终将走向灭亡的悲剧。

红色和白色在电影里的搭配,为整部电影笼上了一层压抑和悲凉的效果,尤其是冬季来临,挂在门上的红灯笼与覆盖在地上房上的大雪相互映照,营造出一种凄凉压抑的氛围,令观者不由得生出悲伤和愤怒,悲伤的是女性不由自主的悲惨命运,愤怒的是封建礼教杀人于无形。

电影中除了配色外,声音效果也是带动观众情绪的关键,同时也是烘托氛围的一种运用手法。影片的背景音乐大都是凄凉悲切之声,烘托出女性的悲惨命运。除此之外,电影里反复出现的“锤脚声”,也有着十分复杂的象征意义。

首先,“锤脚声”像红灯笼一样,代表着老爷的宠爱,是男权的象征;其次,“锤脚声”代表着大院女人心中的欲望,是勾引女人逐渐丧失人性、做出各种陷害他人的罪魁祸首;最后,“锤脚声”还暗喻各房姨太太内心各种心思的涌动,每一次出现都意味着女人们将为了宠爱做出一些争风吃醋的事,推动了剧情的发展。

电影的剪辑手法也颇有深意,影片按照季节的时间变化先后出现了夏秋冬,接着又是夏,并没有出现春季。影片这样剪辑的用意在于,通过夏秋冬三季的变换,以及颂莲在夏季得宠,在冬季失宠,来喻示一个鲜活的生命逐渐走向衰亡的过程,同时特意去除象征新生和希望的春季,暗示了陈家大院里的女人们永远没有获得新生的希望,只能在这吃人的院子里走向灭亡。

其实,这院子里的女人不是没有反抗过,三太太与高医生偷情,颂莲几次给陈老爷脸色看,可三太太的结局却是悄无声息地死去,而颂莲的结局是失宠和迷失本性。大太太和二太太一丝不苟地遵循着规矩,看似活得风光体面,但她们早已失去本性,如一朵菟丝花一般,没有自己的思想。封建礼教对于这院子里的女人而言,是她们怎么也反抗不了的天,要么糊涂地活着,迷失本性,要么清醒地死去,走向灭亡。

在第二年夏,新的姨太太被抬进了府,大红灯笼和锤脚成了新姨太太的特权,这一幕具有强烈的讽刺意义,从已老如朽木的大太太,到面善心恶的二太太,再到被杀死的三太太和疯了的颂莲,如今再到鲜活的新姨太太,这院子里的女人犹如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上一个女人的悲惨命运,永远身不由己,只有死去才能得到解脱。

影片的最后镜头慢慢推向疯了的颂莲,她脱去华丽的外衣和沉重的首饰,穿上学生时的衣服,仿佛变成了以前的那个纯洁倔强的女大学生,然而这终究只是她的奢望,她周围那些发着红光的红灯笼,是她此生永远都摆脱不了的囚笼。

《大红灯笼高高挂》,不仅仅是对封建旧时代的讽刺,也是对当时男权社会下男女不平等的批判。生活在封建礼教下的女性,规矩是束缚她们的枷锁,世俗是她们无法挣脱的囚笼,男性是她们不得不依靠的靠山,而她们自己,只是一件任由他人摆布的玩物罢了。

好在如今时代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女性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不再如颂莲那般,只能依靠一个男人的宠爱才能活着。时代在变化,思想也在进步,封建男权思想虽还未完全清除,但当下每一个女性都能独立自主,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想要的生活,这已是时代的进步。未来,随着时代的进一步发展,男女完全平等将不再是一句空话。

只是我们仍需要像《大红灯笼高高挂》这样批判封建礼教和男权主义的影片,因为它们时刻提醒着我们,只有时代不断进步和思想变得开放,才能让那吃人的社会彻底离去,我们每一个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过上想要的生活。

推荐
热门推荐
×x

工信部| 网站备案号 | 京ICP备17019124号-4